我是叶厨
我还是庙粉

【知乎体】一个叶粉的自我修养

你亲爱的达瓦里希:

知乎体,荣耀位面的普通叶粉视角,时间线在第十赛季常规赛后期,无cp。


可以联动之前的那个论坛体(连接在下面)。



当叶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
最近在论坛看到一个帖子【看到最近猖狂的叶粉,宛如梦回十年前】,对画风清奇的叶粉感到好奇,采访一下当事人们,问一下当叶粉是种什么体验?



1037个回答



一只地鼠


君莫哈哈哈哈、吹叶是一种生活态度等5029个用户赞同了该回答。...



【论坛体】看到最近猖狂的叶粉,宛如梦回十年前

你亲爱的达瓦里希:

一个论坛体,时间在第十赛季常规赛期间,无cp。


本来打算写成生贺但是被基友说很无聊就算了,到时候再写一篇。


自娱自乐,开了很多玩笑,但是没有黑角色的意思。


荣耀论坛>>>>微草区>>>王杰希版



【日常水】看到最近猖狂的叶粉,宛如梦回十年前


Rt


叶修跟着网吧队一路高歌猛进,叶粉又开始猖狂起来,看看综合版,简直梦回十年前,无fuck说。



#1 ***


沙发!



#2 

[全职][魏喻]守陵人

*CP:魏喻,几句话叶黄
*背景黑道架空,特别的OOC
*《掘墓者》姊妹篇,梗出处+授权见上篇。忍不住@惟君寄相思 太太
*老魏一人称
*雷雷雷雷雷,我发誓这不是演习!
*如果稍微觉得不那么让人发指,能求个回复么≥﹏≤

老夫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回到蓝雨,虽然那次再遇上叶修时就时常想象再见蓝雨会是怎样情状,但那些设想里从未包括如此。
 
这感觉难以形容。叶修与我同坐车里,透过烟雾我们望向同一个方向,他问我怎么想。哈,还能怎么想,天道轮回?报应不爽?真是神经!
 
我没搭理他,下了车理了理衣裤。死者为大,不管他活着的时候有多少帐算不清楚,但人死灯灭,前...

翔翔生日快乐!
突然超想看横刀和翔翔并肩而立!初出茅庐的新人,眼中带着势不可挡的锐气!换了一叶之秋的翔翔在轮回添了些霸气,但是操作着横刀越过新秀墙的孙翔,必然一身狂气。
初心怎易改!

[全职高手]不留(叶喻黄/Ver.歌词排序)

文州和叶修两个人是伴儿。
一个得到又失去,另一个苦求而不得。
他们爱彼此,就如同爱自己的手足。
于是他们爱过,并且一直会爱着。

Small Reunions:

-[全职高手]叶修&喻文州&黄少天


CP大致为 叶喻→黄喻


-私货无数,情节微妙,阅读请慎重


By Kellerei



[忘吧]



[我把风情给了你,日子给了他]


“要走了?”


喻文州停下动作,穿了一半的裤子挂在腰上摇摇欲坠。


他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从何时起就醒了的叶修。


“我们...

【叶喻】不言而喻

张力和画面感都超赞,虽然略不恰当,但是看完之后马上想到当年濯越《监狱风云》的番外《魔鬼的聚会》。
好久没看到这么赞的强强了。

爱喝咖啡的猫


叶修站在嘉世大楼的落地窗前,看着窗外城市的夜景。战矛却邪的芯片卡在他修长灵活的手指间来回翻转。

黑夜中千万璀璨的灯光映在他深色的眼睛里,亮如星辰。


Side A 涌动的暗潮

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,发出三倍速野蜂飞舞的狂乱声响。

“我接电话。”叶修对着空气说了声,接通了手机,“喂喂?”

电话那头传来温文尔雅的声音:“你坐车了。”用的是陈述句。

“你在哪?”叶修向车窗外望去。...

[VO翻译]Blackmail

NC17走起(≧ω≦)

musu_慕苏:

无授权翻译,请勿转载


作者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联系不到了QAQ



出处:-


标题:Blackmail


作者:Lostiawen


译者:musu


章节:1


配对:VM/OB, with Karl watching.


级别:NC17


类型:肉


警告:架空,肉文,(伪)非自愿性行为,偷窥等


概要:两个腐败的警察决定用他们的方式处置一个小男妓。


说明:主V/O肉戏,K围观,后面有K/O但没详写,雷者请迅速关闭。译者非专业人士...

[全职高手][喻新]宣泄疗法

小米瓜瓜

暴风雨似乎没有刮过来……偷偷地……贴回来><

*如果新杰看起来略弱……我也没有办法_(:з」∠)_

*喻队可能有点嘿嘿的

*如果看见韩张那是错觉!只是我流的前后辈关系!


(1)


初夏的夜里暴雨席卷而过。

前台刚刚接待了一队被班机延误的旅行团入住。这些人拿着钥匙纷纷赶着回房休息去了,大堂的地上到处留着他们带来的水渍和脚印。大厅又安静下来,除了时不时有住客下楼出门觅食之外,只剩那个坐在休息区看报的青年偶尔翻动报纸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。

外面还持续下着粘腻的小雨,临近下班的清洁工打扫得不太起劲,地面上湿漉漉得有些烦躁。

前台百无...

【韩叶】必也射乎〈一发完结〉

卡文不想撸:

古代架空,驚覺兩星期沒寫文逼自己寫出來的東西。不要在意細節,輕鬆看待>_<
君子無所爭,必也射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韩文清鬆鬆执着缰绳,胯下黑马缓步前行,意态閒适,他的腰杆还是打得笔直,一双深黑的眼眸错也不错的看着前方,便把安步当车作成了杀气四溢。
韩文清十五岁来京城,四五年过去,旁人对他的评价从〝韩家的独子看着不好相处〞升成了〝韩文清杀性过重〞,真正是凶名在外。不过此君在街坊百姓眼裡却是极好的,这麽板板正正的骑在高头大马上,大姑娘小媳妇都乐意多瞧他几眼,刚才去打二两酒老板还送了斤猪头肉,正在马鞍下挂着。

一路穿街过巷出了城门,看见前面骑在马上正...

1 / 3

© 司空菌 | Powered by LOFTER